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作夏日?你可是更加可爱,更加温婉;
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,夏季租出的日子又未免太短暂;
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妁热,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;
每一样美呀,总会离开美而凋落,被时间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;
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,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形相;
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,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;
只要人类在呼吸,眼睛看得见,我这诗就活着,使你的生命绵延。

当他黑化㈠

  ver.范闲 


  范闲下了朝,便回了府。 


  经过范若若的院子时,笑着问她:“若若,你可有去陪你嫂子说说话?” 


  范若若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还是住了嘴,低声回答道:“去了。” 


  范闲愉悦的点了点头,自顾自的一边走一边说:“那就好那就好,你嫂子最怕没人陪着。” 


  等回到自己院子时,范闲推开房门,和房间里的人打了个招呼,“夫人,我回来啦。” 


 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回应他,范闲浑然不在意的样子,继续和你絮絮叨叨着今...

他是怎么喜欢上你的

  ver.范闲 


  范闲对你,是一见钟情。 


  那日他在京都闲逛,在街边买了一串糖葫芦,边走边吃,吃到一半时,他忽然长大了嘴,嘴里的糖葫芦掉了出来。 


  只见桥上有个红衣姑娘,她身上的荷包掉了出来,范闲把荷包拾了起来,快步追上那个姑娘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姑娘,你的东西掉了。” 


  红衣姑娘闻言转过身来,范闲脑子里霎时间闪过许多诗词,从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”到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最后停留在了“秋水为神玉为骨。芙蓉如面柳如眉。”上。 ...


山有木兮㈡

  最后小言公子既没有跳下马车骂范闲,也没有告诉江沅芷离范闲远一点。而是等江沅芷下马车回到原地同范闲说笑时,缓慢经过范闲他们,撩起帘子高深莫测的看了范闲一眼。 


  范闲不禁打了个冷颤,总觉得大舅哥,啊不,是言冰云,言冰云看他的眼神想要是把他切了去给花花草草当肥料的亚子。 


  送走了言冰云,江沅芷重新戴上帷帽,正想回城时,范闲叫住了她,“师妹,我也是要回京都的,师妹赏个脸,做我的车回去?” 


  费介:???逆徒!!!你都没请过我做你的车!!!有了夫人忘了娘! 


  江沅芷一愣,粲...

妹控要嫁妹妹啦

  ver. 范闲 


  [范闲的妹妹→燕小乙] 


  范闲的妹妹要嫁给燕小乙了! 


  这对范闲来说绝对是个晴天霹雳的消息。他咬牙切齿的决定,新婚夜上不把燕小乙灌趴下以报夺妹之仇,他就不信范。 


  那么结果呢?燕小乙看着喝的已经趴下的范闲,勾唇笑了笑,这到底是谁喝趴谁? 


  然后他就心情愉快的走向了婚房,你的一句话便让他定在了原地。“小乙,你还记得你闯我家那会子事吗?”“记得啊,怎么了吗?” 


  “燕小乙,你馋...

他在你面前不同的一面

  ver.范闲 


  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范闲。”你撇了撇嘴,“没想到什么?”范闲笑着理了理换下来的朝服,朝你走来。 


  你意有所指的抬了抬头,脖子上的红痕依旧明显。 


  “哼,简直就是一只小狐狸精。”你嘀咕道。而范闲在背后抱着你笑的正欢。 


  ver.李承乾 

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李承乾走到你旁边,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。 


  “看靓仔啊。”你理所当然的这样说道。 


  他“唰”的一下黑下脸来,...

你对他的不同称呼

  ver.范闲 


  [你撑着下巴看向他] 


  “范闲?” 


  “夫人有何事?” 


  “唔,范闲闲?” 


  “好吧,我爱你,夫人。” 


  [???你一脸懵,范闲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夫人不是想和我玩这个游戏么?”好吧,被你发现惹] 


  ver.王启年 


  “王启年!”[你顺手拿起一旁的簪子转来转去] 


  “夫夫夫夫夫人!冷静!冷...

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欢娱在今夕,嬿婉及良时

  ver.范闲 


  二月初九,宜嫁娶。 


  京都里到处张灯结彩,良时吉辰开始时,有人便抬着绑着红绸带,戴着大红花的嫁妆箱子从江府里出来,头一抬嫁妆进范府时,最后一抬还在江卿月的院子里没有出来。当真是十里红妆。 


  在江府的望月阁内,江卿月一席青衣,发髻挽高,以往素来清淡白净的脸点上了些许胭脂,本就艳极的容貌更加是美到极致。 


  好友们围在江卿月的周围,笑道:“这会子还不把小范诗神迷倒?”江卿月闻言,抿唇轻笑,“他又哪里是怎么肤浅的人?”“哟,咱们阿月,这还没嫁给人家呢,这就...

当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

  ver.范闲 


  “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 


  “是谁啊?” 


  “我吗?” 


  [摆了摆手,有些得意的笑道] 


  “姑娘好眼光。” 


  ver.李承泽 


  “哼,一点也没有对我一往情深的样子,说什么一见钟情,骗鬼呢吧。” 


  [“好吧好吧,我的心意殿下还不知道吗?我喜欢的人,是殿下你啊。”你如是说道] 


  [某人哼哼唧唧]...

当你细心装扮后

  带全员玩,可能是我搞的庆余年乙女里最多的一次? 


  ver.范闲 


  “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” 


  “夫人果然不负望舒的小字,月出皎兮。佼人僚兮。” 


  ver.,范思辙 


  “好看好看当然好看。” 


  “不过你这身要花多少银子啊。” 


  [范思辙在被暴打的边缘跃跃欲试] 


  ver.李承泽 


  “好看。” ...

Q:上学时有哪些教科书中的cp?

白居易和元稹啊。
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

1 / 8

© 云卿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